<th id="pv7hz"></th>
<progress id="pv7hz"></progress>
<strike id="pv7hz"></strike>
<th id="pv7hz"><video id="pv7hz"></video></th>
<th id="pv7hz"></th>
<th id="pv7hz"></th>
<progress id="pv7hz"></progress><strike id="pv7hz"><noframes id="pv7hz">
<th id="pv7hz"><noframes id="pv7hz"><progress id="pv7hz"></progress>
<th id="pv7hz"><noframes id="pv7hz"><th id="pv7hz"></th>
<th id="pv7hz"></th>
<progress id="pv7hz"></progress>
<progress id="pv7hz"></progress>
<strike id="pv7hz"></strike>
<span id="pv7hz"></span>
律師文集大圖一

深圳楊正律師:父親贈給女友的房屋,兒子能按繼承要回嗎?

  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法院于2020年8月11日在其公眾號推送了一篇文章,題為“父親贈給女友的房屋,兒子能按繼承要回嗎?”,內容生動有趣,但是裁判觀點筆者并不贊同。

  經筆者檢索,這是一則真實案例,案號(2019)粵0111民初5078號(下稱“5078”案),最終法院依據“物權優于債權“原則,判決父親的女友(阿梅)將房屋騰空并返還給兒子(阿元)。阿梅不服上訴,二審法院依法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敗訴后,阿梅沒有放棄,以“贈與合同糾紛”為由,另案起訴阿元,請求法院判令阿元協助將涉案房屋過戶至自己名下,案號(2019)粵0111民初30266號(下稱“30266”案),最終法院再次依據“物權優于債權”原則,駁回了阿梅訴求。

  筆者認為,白云法院的兩次判決結果都值得商榷,故以相同的題目,結合類似案件,談談自己的看法。

  首先,我們一起來回顧兒子(阿元)起訴父親女友(阿梅)的案件,也即白云法院公眾號提到的5078案。

  案情簡介

  2001年11月19日,劉父與阿梅簽訂《贈與合同》,約定劉父與阿梅是朋友關系,劉父自愿將一套房屋(于2001年4月辦理《集體土地房產證》)全套業權贈與阿梅,并于11月30日辦理了《贈與合同》公證書。

  2014年10月31日,劉父死亡,阿元通過繼承方式于2018年6月取得該套房屋。2018年8月,阿元準備整理房屋時發現有人居住。后得知,該房屋是劉父送給阿梅的,現阿梅又將房屋借給其男朋友居住使用。

  法院觀點

  阿元通過繼承取得房屋的物權并辦理了房產證,雖然劉父已將房屋先行贈與給阿梅,辦理了贈與公證,并將房屋交付給阿梅使用至今,劉父與阿梅之間形成了贈與合同之債。但根據物權優于債權的原則,阿元對房屋享有的占有、使用、收益及處分的權利即所有權優于阿梅享有的贈與合同之債的權利。故阿元作為房屋的物權人主張阿梅返還房屋的訴請于法有據,予以支持。

  裁判結果

  白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三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內,被告陳某梅將位于廣州市白云區xxx房騰空并返還給原告劉某元;

  二、……。

  第一項是核心,其他判項均是基于第一項而產生,不再羅列。

  案件敗訴以后,阿梅以“贈與合同糾紛”為由起訴阿元,案號(2019)粵0111民初30266號,要求阿元協助將涉案房屋過戶至自己名下,最終一審法院判決駁回阿梅全部訴求。

  類案檢索

  案例一 (2018)京02民終2288號  于淼與于紅斌等贈與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法院觀點: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護。王振英生前辦理公證合同,將其名下位于北京市×××4號的房產贈與于久波,于久波亦表示接受贈與,故雙方之間的贈與合同成立。該贈與合同對王振英及于久波均具有法律約束力,雙方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王振英應將涉案房屋轉移登記至于久波名下。

  由于王振英死亡,其繼承人有義務協助于久波將涉案房屋過戶至于久波名下,基于此,一審法院對于久波的請求予以支持是正確的。于淼關于本案應當等待繼承糾紛案件的審理結果,一審判決程序錯誤的主張,鑒于王振英生前已將涉訴房屋公證贈與于久波,且該贈與不存在法定撤銷贈與或免除贈與的情形,故于淼作為王振英遺產的代位繼承人應當對該贈與合同之債予以清償,故一審法院據此所做判決并無不當。

  案例二  (2017)粵民申6735號  陳德遜、李偉強房屋買賣合同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

  法院觀點:關于陳德遜應否履行協助過戶訟爭房屋的義務的問題。因陳格夫死亡,陳德遜及孔麗賢等三人基于繼承取得訟爭房屋的所有權,則其亦應繼受陳格夫基于《房屋買賣協議》所負擔的合同義務。陳德遜主張協助過戶訟爭房屋是陳格夫的專屬人身義務,沒有依據。陳德遜以其對訟爭房屋享有的物權對抗其自身應負擔的合同義務,明顯不能成立。本案中,二審法院判決陳德遜及孔麗賢等三人協助李偉強辦理訟爭房屋的產權變更手續,并無不當。

  律師觀點

  白云法院依據“物權優于債權”原則,在5078案中支持了阿元要求阿梅騰退房屋的請求,在30266案駁回阿梅要求阿元協助過戶的請求,筆者認為均是錯誤的。

  首先,人民法院審理案件應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而“物權優于債權”僅僅是一種學界觀點,且存在巨大爭議,我國現行法律并沒有與之對應的相關表述。

  法院以“物權優于債權”作為核心觀點作出判決,實質上,不是依據“法律”而是依據“學界觀點”判決,顯然不妥。

  其次,在5078號案件中,白云法院依據“物權優于債權原則”,支持阿元要求阿梅騰退房屋的請求,顯然錯誤。

  白云法院判決援引的法條是物權法39條,合同法185條,此兩條分別是所有權和贈與合同的定義,僅依據此兩條實體法法條,阿元要求阿梅騰退房屋的訴求不應得到支持。

  經筆者分析,與阿元訴求比較匹配的法律依據是物權法34條“無權占有不動產或者動產的,權利人可以請求返還原物”,然而,稍加分析,也可知道,這條也不能作為支持阿元訴求的依據。阿元通過繼承取得所有權,成為權利人,無可厚非,但是阿梅并不是無權占有人,而是基于《贈與合同》對房屋的有權占有,且已經合法占有多年,這種占有理應受到法律保護。法院支持阿元,要求阿梅騰退房屋,讓人費解。

  最后,在30266號案件中,白云法院以“物權優于債權"原則,駁回阿梅要求阿元協助過戶的請求,顯然錯誤。

  我國繼承法第33條以及民法典1161條都規定了“限定繼承”原則,即“繼承人以所得遺產實際價值為限清償被繼承人依法應當繳納的稅款和債務”。

  阿元作為其父親的繼承人,在其父去世后,繼承了房屋所有權的同時也應承擔相關的債務,而此債務應包括其父親基于《贈與合同》而對阿梅負有的協助過戶義務。

  學界觀點

  物權與債權是我國民法體系中兩個重要概念,一般而言,物權指“對有體物的絕對支配權”,債權指“請求特定人為或不為某種行為的相對權”。

  物權的優先效力一般是指在同一標的物上,如果該標的物有物權存在,同時也為債權的給付標的物時,或同時有兩個以上的相容性質的物權并存時,物權則有優先于債權的效力,先成立的物權則有優先于后成立的物權的效力。在平時的民事案件中,我們所說的物權優先基本上就是相對于債權的優先。

  “物權優先于債權”在學界存在巨大爭議,孟勤國教授曾直言“同一標的物上既有物權,也有債權時,無論物權成立于債權之前或之后,物權均有優先于債權的效力”這一命題是錯誤的,這一說法的前提是債權也可直接設定于物之上,然而,這違背物權和債權的常識。雖然有不少人認為債權客體除了行為,也包括物和智力成果,但從債權的定義可知,債權與物并無直接聯系。一物兩賣,先取得物之所有權者優先于先訂合同者,這不是物權優先于債權,它僅僅表明,先履行完了的債權優先于未履行完的債權。”(詳見孟勤國.物權二元結構論(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P88)

  筆者對孟教授的觀點深表贊同。

  結語

  法律概念、學界觀點在學習法律、處理糾紛時至關重要,但絕不可被概念、觀點困住。

  法院作為審判機關,一紙判決即可改變民事主體的權利義務,完成各方權利義務的再次分配,處理民事糾紛更應嚴格以現行法律為依據,以期保障法律的權威性與穩定性。

  具體到阿元與阿梅之間的一系列糾紛,核心是房屋的所有權問題,是繼承權與受贈人權利之間的權利平衡問題。

  贈與雖為單務、無償合同,但確是贈與人生前真實意思表示,自由意志的體現,與買賣等有償合同無異,是債發生的重要原因之一,且其中亦蘊含了贈與人慷慨利他之德性以及受贈人信賴利益之期許,殊值保護。

  以上是筆者對該案的看法,大家怎么看,歡迎留言討論。
  作者:楊正,隆安律師事務所深圳辦公室律師

 

返回頂部

咨詢電話 15112265067
聯系郵箱 15112265067@qq.com
聯系我們聯系律師
微信微信
高冷校花被蹂躏受不了
<th id="pv7hz"></th>
<progress id="pv7hz"></progress>
<strike id="pv7hz"></strike>
<th id="pv7hz"><video id="pv7hz"></video></th>
<th id="pv7hz"></th>
<th id="pv7hz"></th>
<progress id="pv7hz"></progress><strike id="pv7hz"><noframes id="pv7hz">
<th id="pv7hz"><noframes id="pv7hz"><progress id="pv7hz"></progress>
<th id="pv7hz"><noframes id="pv7hz"><th id="pv7hz"></th>
<th id="pv7hz"></th>
<progress id="pv7hz"></progress>
<progress id="pv7hz"></progress>
<strike id="pv7hz"></strike>
<span id="pv7hz"></span>